大学生课上品烟是禁烟与反禁烟博弈的缩影

首页

2019-02-0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田勘  近日,一则云南农业大学的学生上课时集体抽烟的视频引发关注。 云南农业大学回复称,这并非像网友所说上课老师带领学生吞云吐雾,而是在上《卷烟工艺学》课,该课程是培训培养烟草加工应用型工程技术人才的一门专业核心课程,共40个学时,其中感官评析占一个学时,教学任务是介绍国家卷烟制品的感官质量评价标准,通过教师讲授、学生观察、并进行短暂的感官评吸来实现,和日常抽烟有本质的区别。

  公众的感知与大学烟草专业和烟草业界的认知显然有巨大的差异。 前者认为,在禁烟控烟成为一种全球趋势之时,任何沾染烟草的行为方式都是不健康的,而且有违人的基本行为伦理。 后者的认知则是,这是一门专业,是在以教学和科研的方式培养烟草生产者,需要从香气质、香气量、刺激性、口腔残留、余味,以及一些灰烬等方面进行感受,其中的专业知识似乎不足与外人道。   放到更大的背景下看,大学课堂上师生集体品烟引起的争议,更像是全球禁烟与反禁烟博弈的一个缩影,也是双方拉锯战此涨彼消,甚至日益尖锐的体现。

  烟草的历史其实只占人类生产和消费行为较短的时间,约5000-3000年前,美洲印第安人发现烟草并开始了对烟草的种植和利用,但在今天,烟草消费日益成为有害健康的行为。

人类在发现烟草、种植和驯化烟草的过程中,反而被烟草驯化。

  烟草对人类的征服分为几方面。

一是对消费者的征服,让其获得快感,并在大脑的奖赏回路中取代内源性的快乐物质多巴胺,让消费者产生成瘾性和依赖性。 二是对烟草商和经营者的征服,这并非指烟草尼古丁的直接刺激,依靠烟草获得利润带来的富有和成功的成瘾,他们乐此不疲地经营烟草并向全球扩张。

三是种植烟草和依靠烟草为生的人,他们可能并不吸烟,但这是他们谋生的手段。

  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烟民共约11亿人,同时根据2017世界五大烟草公司的年报,中国烟草营销额约1665亿美元;菲莫国际亿美元;英美烟草亿美元;日本烟草亿美元;帝国品牌亿美元。

但在这些利益背后,烟草平均每年导致700多万人死亡,其中约300万人死于烟草消费和二手烟导致的心脏病和卒中等心血管疾病。 心血管疾病是目前全球主要死因之一,平均每年致死人数达1790万,约占全部非传染疾病死亡的44%,在心血管疾病死亡病例中,约17%与烟草有关。   1964年1月11日,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卢瑟·特里博士援引关于吸烟进行的7000多项研究,首次认定吸烟会导致男性并很可能导致女性患上肺癌,并且认定吸烟是慢性支气管炎最有可能的病因。 这些科学证据及后来无数的研究一再证明,吸烟有害健康,促使世界卫生组织在2003年的世界卫生大会通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并于2005年正式生效,中国也在2003年签约。   而且,吸烟的损失大于烟草生产和消费获得的税利。

2016年,全球统计的每年因吸烟带来的医疗支出和生产力丧失,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但每年全球烟草利润约4000亿美元,因烟草所致的损失远远高于烟草利润。   然而,由于巨大的利益以及烟草对消费者的成瘾控制,烟草业不会轻易退出市场,而且还会利用技术来改进卷烟和其他烟草产品,以期再次扩大市场。   1880年,美国发明家本萨克研发了第一台卷烟机,每分钟可生产200-212支烟卷,相当于当时40-50名工人的工作量,成为现代卷烟大规模工业化生产里程碑。 这也意味着,现代卷烟从19世纪末在欧美起步,完成了从手工到机器,从作坊到工厂,从欧美走向和遍布全球的历程。 科技在过去成为烟草占领市场的帮手,现在同样如此。

烟草业雄心勃勃地表示,要利用先进技术降低焦油、一氧化碳含量,提高吸食安全性,稳固吸烟的基本盘并扩大领地。

  另一方面,全球市场的烟草种植和供应使得依赖烟草为生的人不会轻易转型,也在维持烟草的生产和销售。

被称为烟草黄金种植地的津巴布韦是非洲最大的烟草种植国,烟草种植业成为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和最大的出口创汇产业,贡献了全国10%的GDP,养活了数10万人口。

  由此可以看到,只要中国还有烟草种植和烟草加工,就不止是云南农业大学有烟草专业,在课堂以科研和教学的名义让学生品烟、尝烟和研发“科技含量高”的香烟。 也因此,禁烟与反禁烟将是一项长期的争战。

(张田勘)阅读剩余全文()。